長安網群
總網滾動

司法救助:一頭連著百姓疾苦,一頭系著檢察關愛

2019-09-26 14:57:01來源:  責任編輯:

  為有效發揮檢察機關司法救助職能,助力脫貧攻堅、鄉村振興工作,2019年,扎魯特旗人民檢察院打破“坐等”申請救助模式,通過采取排查案件,摸排符合國家司法救助案件規定的線索,核實“待定申請人”生活狀況等方式,累計排查案件300余起,確定符合條件的案件3件6人,申請國家司法救助款14.8萬元,激發了貧困群眾、弱勢群體的脫貧信心和對美好生活的向往,傳遞了暖暖的檢察情。

天亮了

  2017年7月12日,家住巨日合鎮聯合屯村的精準扶貧戶胡某某在家門口遇到了醉酒后的王某---這本是一次偶然的見面,卻不想兩人閑談幾句后發生爭執,酒精作祟的王某折回家中拿來鎬把(農具)將胡某某打傷致膈肌破裂,經鑒定,其損傷程度屬重傷二級,其肝臟破裂損傷程度屬重傷二級。

  胡某某丈夫徐某用“毀滅性”來形容妻子被打事件帶來的苦難……原本徐某慢性病纏身,無法從事重體力勞動。現在妻子胡某某被打至重傷,這突如其來的事實,猶如晴天霹靂,擊打著這個本來就捉襟見肘的貧困家庭。雖然在國家各項扶貧政策支持下,生活有些起色,但因王某無可供執行的財產,沒有賠償能力,高昂的醫療費用讓這個家庭更加舉步維艱。

  2019年7月,扎魯特旗人民檢察院找到徐某,并告知其妻有依法申請國家司法救助的權利。這讓徐某喜出望外,隨即向該院咨詢求助。同年9月,申請人胡某某獲得司法救助金8萬元。

我想努力把日子過好

  “好好的一個人出去后就沒再回來……”

  時隔一年多,烏力吉木仁蘇木蘇布日根塔拉嘎查牧民白某某談起丈夫唐某,依然無法直面他已去世的事實。

  2018年3月25日晚,唐某到德某某家,與德某某、扎某某喝酒聊天。把酒言歡本是愜意的一件事,但酒過三巡相聊甚歡時,唐某誤以為德某某嘲笑自己,便起身用拳頭打了德某某。由此,互不相讓的倆人廝打起來。廝打中,德某某一用力將唐某推倒在廚房門上時,門玻璃隨即破碎扎進了唐某的頭部和頸部……唐某就這樣走了,留下無助的妻子、年邁的母親和未成年的兩個孩子。

  德某某因過失致人死亡被判了三年,但沒有可供執行賠償的財產……白某某慌了,未來的生活該怎么辦?

  司法救助工作一頭連著百姓疾苦,一頭系著檢察關愛。扎魯特旗人民檢察院得知白某某情況后,及時啟動國家司法救助程序,2019年9月,經過多方努力,該院為白某某一家申請到國家司法救助款5萬元。

  錢有了,但怎么花?怎樣才能讓白某某一家穩定脫貧?這也是檢察官們思量的難題。“聯系嘎查黨支部,給白某某找一家集體經濟入股,必須保障她有穩定收入,確保司法救助款發揮最大效力。”該院第三檢察部副主任劉洪娜說著并著手忙碌了起來……

我要買個電三輪

  “我要買個電三輪,干點力所能及的活兒,多掙錢、過好日子。” 2019年9月,魯北鎮沁園社區居民李某某接過國家司法救助款后激動的對檢察官描述著未來的打算。

  2018年3月8日,李某某和拴某一同在朋友家吃飯時,因瑣事爭吵被拴某砍傷頭部、面部及左手。經鑒定,李某某頭部損傷程度為輕傷一級,面部損傷為輕傷二級。

  扎魯特旗人民檢察院在排查案件中發現,李某某在拴某故意傷害案中支出近2萬元醫藥費,但因被告人拴某正在服刑,無可供執行財產,其一直未得到應有的賠償。

  是否符合申請國家司法救助案件條件?在進一步核實中,檢察官發現李某某和妻子依靠打零工的微薄收入供讀大學生和維持日常開銷,生活困難。2019年9月,李某某接到該院為其申請的1萬8千元國家司法救助款時,一向話少靦腆的他激動的道出了“我要買電動三輪”的想法。

 友情鏈接

/ Links
pk10计划软件5码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