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安網群
總網滾動

聊天軟件“附贈”賭博游戲?簽了“免責”協議也跑不了!

2019-09-26 10:42:32來源:央視新聞  責任編輯:王丹

  為了視頻直播軟件銷路通暢,軟件開發公司想出了在軟件里“搭售”和“附贈”賭博游戲的法子。開發公司賺了錢,運營平臺得了利,甚至聘請的代理、主播們也分到了一杯羹。然而,在檢察官的眼里,這些串在同一條利益鏈上的“狂歡者”,都涉嫌開設賭場罪。近日,由江蘇省南通市崇川區檢察院提起公訴,法院對黃某、胡某、曹某等14人作出一審判決,胡某被判處有期徒刑五年,黃某被判處有期徒刑四年零三個月,其余被告人均被判處有期徒刑或適用緩刑,同時追繳違法所得。

為打開銷路研發賭博游戲

  圖片來自于網絡,與正文無關

  2012年,黃某和胡某等人在江蘇省啟東市成立了一家網絡科技公司,主要研發視頻聊天軟件再進行售賣,并且為客戶提供技術支持。公司設有研發部、運維部、銷售部等部門。

  經營過程中,黃某等人發現,許多進入視頻聊天平臺的玩家“醉翁之意不在酒”,都想在平臺上玩各類賭博游戲,試試自己的手氣和財運;許多視頻平臺的運營者甚至主動要求安裝賭博游戲,不然光靠直播根本沒錢賺。這樣的市場行情讓黃某和胡某心里有了底,為了打開視頻聊天軟件的銷路,他們讓公司技術人員開發賭博游戲軟件。黃某等人向買家宣稱,只要買他們公司的視頻聊天軟件,就可以附贈一款熱門賭博游戲。廣告一出,立刻引來了眾多客戶爭先購買。

  事實上,出售軟件只是第一步,只要在網絡上運營捆綁賭博軟件的視頻聊天軟件,后續的費用就會接踵而至。提供服務器租賃、網站架構、網站維護、數據查詢、網站后臺支撐、賭博游戲修改、支付通道接入、電腦客戶端維護等技術服務,樣樣都要客戶花錢。于是,黃某的公司按月向客戶收取2000元到3000元不等的技術服務費,1萬元左右的服務器租賃費用。除了提供技術服務賺錢,這家公司還直接在賣出去的軟件里提供第三方支付,所有通過第三方支付的充值資金,這家公司都會抽取2%左右的手續費。

想通過“刷禮物”的方式逃避查處

  進了這些視頻聊天平臺,就像是進了一個虛擬的網絡賭場。犯罪嫌疑人王某、潘某等人是多家視頻聊天平臺的站長,負責管理、招募代理等實際經營,并組織人員進行賭博、退現;犯罪嫌疑人劉某、楊某等人分別是代理,負責招募賭客到自己管理的房間內賭博。

  據黃某公司的銷售部負責人、被告人曹某交代,玩家用人民幣購買游戲幣的方式在平臺內進行押注賭博,玩家贏了錢或者不想繼續賭博了,可以把賬號里的虛擬幣換成人民幣。大部分平臺是通過刷禮物給平臺房間的代理或者主播,由他們找平臺站長兌換成人民幣。不過,禮物兌換成人民幣都比原來充值的時候兌換虛擬幣的價格高20%左右,高出來的部分就被平臺“吃掉了”。

  一百塊錢能換多少游戲幣?這個充值比例、兌換比例均由平臺站長和黃某公司的工作人員溝通設定,差額部分由平臺抽取,平臺再以底薪、提成、發放扶持幣等方式給代理、主播分成。

  一般情況下,黃某等人不允許軟件買家(平臺運營商)直接和玩家進行虛擬幣回收交易,而是通過“刷禮物”的間接方式兌換現金。因為黃某很清楚直接退錢或兌換現金是賭博,異地同類的軟件公司已經被查。為了推卸責任、逃避偵查,黃某讓軟件的買家都和他們公司簽協議,保證不從事違法活動,并表示出了事和公司無關。

  黃某等人涉嫌開設賭場一案,由南通市公安局指定崇川分局管轄。黃某、胡某等人于2018年8月13日被抓獲;其余的犯罪嫌疑人也陸續落網。公安機關查明,黃某和胡某涉案金額超過1000萬元。其余幾名被告人涉案數額最多的有500多萬元,最少的有6萬多元。

不只是賣軟件這么簡單

  由于該案案情較為復雜,檢察機關受邀提前介入公安機關偵查。本案中網絡開設賭場電子證據提取是重點,檢察官引導公安機關對電子證據檢查和遠程勘驗、現場勘驗相結合,確保全面而客觀地提取、固定電子證據。

  一個軟件公司就賣賣視頻聊天軟件,怎么就構成了開設賭場罪?現實是,他們的行為并不是看上去那么簡單。審查整個案件后檢察官指出,黃某等人開發軟件、賭博游戲,用于出售營利,且為出售的軟件提供互聯網接入、服務器托管、網絡存儲等技術支持,并提供支付結算等,收取相應的費用,配合站長要求對相應平臺設置了兌換比例,為賭博提供場所、提供賭具、籌碼,并從中抽頭漁利。黃某等人的行為同時符合開設賭場罪和幫助信息網絡犯罪活動罪,應當依照較重的開設賭場罪定罪處罰。這個認定,最終也在法院的判決中得到了體現。

  同時,檢察機關發現黃某公司里參與不法活動的主要是以黃某和胡某為首的領導及核心技術人員,其他普通員工雖然知情但不為平臺方提供技術支持,同時平臺也有未參與賭資充值和退現的普通工作人員。對這類人員,檢察機關貫徹寬嚴相濟刑事司法政策,對其不予追究刑事責任。

 友情鏈接

/ Links
pk10计划软件5码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