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安網群
總網滾動

為增客源向居委會投放假炸彈

2019-09-06 15:54:59來源:人民法院報  責任編輯:王丹

  認為道路施工影響到生意,一餐飲店老板制作假炸彈威脅居委會,要求從附近學校圍墻開個門以增加客源,最終被判刑。近日,福建省廈門市集美區人民法院審理了這起投放虛假危險物質案,一審判處該被告人有期徒刑八個月。

  去年11月,警方接到報警稱廈門市集美區某居委會辦公樓門把手上掛著一個疑似爆炸物的包裹和一封署名為“和協”的恐嚇信。信上寫著:“建議在某大學圍墻那面開一個小門給學生過……以上建議請執行吧,不然話,我會在學校里搞破壞,人多地方,先送一樣東西你們看一看它的威力吧。我限你們20日內,不開門,不去管理,我會行動……”

  經排查,發現此事是附近一餐飲店的經營者王某所為。1966年出生的王某來自安徽省,初中文化水平,在廈門經營著一家小餐飲店。由于餐飲店周邊的路段于2018年10月因施工封路,王某認為這影響到了店里的生意,便萌生了用假爆炸物相威脅,讓相關部門在其經營的餐飲店對面學校圍墻上開門,方便學生穿行來店里消費,以解決生意受損的想法。

  王某將煙花爆竹拆解,加上鋼珠、木炭等放入玻璃瓶,再包上塑料袋和泡沫盒制成疑似爆炸物。而后又手寫了一封恐嚇信并打亂順序,到打印店打印后再將每個字剪下來重新排列,最終粘貼制成了其所謂的“和協信”。做完這些之后,王某在一個凌晨將該包裹與信件掛在了某居委會辦公樓的門把手上。

  事發后,王某在其經營的店鋪中被抓獲歸案。經鑒定,這枚“炸彈”的引火線不能將藥劑全部引燃,不能構成爆炸裝置。

  庭審過程中,王某表示事先便知曉其所制疑似爆炸物不會引爆,只是往玻璃瓶里扔了鞭炮等物,引線并沒有接到鞭炮上。此外,之所以稱這封恐嚇信為“和協信”,王某解釋說他理解為這是和平地談判,不是威脅。

  法院審理后認為,被告人王某在公共場所投放虛假的爆炸性物質,嚴重擾亂社會秩序,其行為已構成投放虛假危險物質罪。其歸案后能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對其依法可以從輕處罰。

  綜合上述情節,法院遂作出前述判決。

■法官說法■

投放假炸彈也構成犯罪

  本案承辦法官陳于婧介紹說,根據我國刑法的規定,投放虛假危險物質指的是投放虛假的爆炸性、毒害性、傳染病病原體等物質,嚴重擾亂社會秩序的行為。這里的投放,是指放置、丟棄在公共場所、交通工具或者其他位置,或者向有關單位或者個人郵寄。嚴重擾亂社會秩序,是指造成社會公眾的心理恐慌,嚴重擾亂正常的生產、生活、工作和教學、科研、醫療秩序。本案被告人王某投放的“炸彈”雖然不能引爆,但從表面上看足以使一般人信以為真,投放在居委會后,嚴重擾亂了居委會正常工作秩序,造成緊急疏散群眾,出動專業排爆人員的后果,更在一定程度上引起了周邊群眾的恐慌情緒,具有社會危害性,應當以投放虛假危險物質罪定罪處罰。依照刑法第二百九十一條之一的規定,犯投放虛假危險物質罪的,處5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造成嚴重后果的,處5年以上有期徒刑。

  投放虛假危險物質罪與投放危險物質罪的區別主要在于以下兩方面:一是客體,前罪侵犯的是社會管理秩序,后罪侵犯的是社會公共安全。二是客觀要件,前罪表現為投放了虛假的危險物質,嚴重擾亂社會秩序的行為,即指造成社會公眾的心理恐慌,嚴重擾亂正常的生產、生活、工作和教學、科研、醫療秩序;后罪則表現為用投放危險物質的方法使不特定多數人的生命、健康和公私財產遭受重大損失,危害公共安全的行為。在本案中,王某供述他在制作這枚“炸彈”時只是將煙花爆竹等材料拆解后投入玻璃瓶中,引線并未接上,他確信不會爆炸,是一個假的“炸彈”,且經過司法鑒定該“炸彈”確實不是爆炸裝置。如果王某最初投放的是真實的爆炸性、毒害性、放射性、傳染病病原體等物質,則危害了公共安全,應以投放危險物質罪定罪處罰。

 友情鏈接

/ Links
pk10计划软件5码手机版